天大主页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 校内新闻 > 观点 > 正文

新浪财经头条 :张中祥:中国不可能在2025年淘汰煤电,G20能源部长未能就淘汰煤电达成一致!

      2021-07-29       

(马寅初经济学院供稿)SHPGX导读:据路透社报道, G20能源和环境部长未能在最后公报中就关键气候承诺表述达成一致。主要争议之一就是中国和印度不同意公报中2025年淘汰煤电的表述,而大部分国家希望到2025年实现淘汰煤电。对此,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卓越教授,国家能源、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张中祥表示,2025年中国淘汰煤电根本不可能,即使是非常苛刻的把温升控制在1.5度的目标,中国完全淘汰煤电也不会早于2040年。

据路透社报道, G20能源和环境部长未能在最后公报中就关键气候承诺表述达成一致。意大利担任G20轮值主席,据意大利生态转型部部长Roberto Cingolani告诉记者,主要争议之一就是中国和印度不同意公报中2025年淘汰煤电的表述,而大部分国家希望到2025年实现淘汰煤电。

2025年中国淘汰煤电根本不可能,即使是非常苛刻的把温升控制在1.5度的目标,中国完全淘汰煤电也不会早于2040年。

“碳中和”要求能源消费结构向低碳化无碳化深度调整,能源供给结构需与之匹配。实现“双碳”目标需要化石能源比重大幅下降、非化石能源比重大幅上升。这将对煤电和控煤产生很大的影响。中国大约60%的煤炭用于发电供热,煤电的发展直接影响到煤炭的产量和控煤。

中国主要依靠煤电,虽然煤电装机占全国电力总装机容量2020年首次低于50%,但全国仍有10.8亿千瓦煤电装机在运行,而且大多数燃煤电厂是在过去十五年内投产运行的,离现代煤电厂正常退役还有20~30年时间。让这些机组提前退役会造成很大经济损失,特别是经济不发达的西部地区,机组运行年龄更短。

避免电厂碳资产的搁置,一方面中国要严控煤电项目,优先退役落后产能,煤电装机必须在“十四五”达峰,并在2030年后快速下降。随着新能源加速发展和用电特性变化,煤电在系统中的定位将逐步由电量型电源向电量和电力调节型电源转变,将更多地承担系统调峰、调频、调压和备用功能,通过降低利用小时,保障现有大部分煤电机组20~30年的运行年限,并在2050年左右(取决于全球温升控制是1.5°C目标还是2°C目标)实现煤电全面退出,2060年前实现一定规模的负排放,支撑整个能源系统实现碳中和。

另一方面,发展碳捕集与封存技术CCS。CCS技术作为保底技术,也就是零碳技术成本的上限,可允许这些煤电机组不至于全部提前退役。未来CCS技术成本下降幅度和发展规模,对控煤和煤炭消费量下降的幅度将产生影响。

本文来源 | 中祥悟谭

本文作者 | 张中祥(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卓越教授,国家能源、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

本文链接: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future/roll/2021-07-24/doc-ikqcfnca8799035.shtml

(编辑 张瑞)

/*--------------- New Media ---------------*/ /*--------------- New Media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