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科学研究 | 人才培养 | 国际交流 | 怀旧版

天津大学

新闻网

光明日报头条专题报道:保护建筑遗产 守望文化“乡愁”——访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文化部重点实验室

2017-02-01 点击数:      

作者:陈建强 靳莹

  (《光明日报》2017年01月26日 05版)


  【实验室里的“文化+科技”】
  虽然已是寒假,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的师生依然十分忙碌,他们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文化部重点实验室以“中国传统村落与建筑文化传承协同创新中心”为依托,此前已在建筑文化遗产基础研究、监测预警、修复与保护技术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用实验室主任张玉坤的话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摸清建筑文化遗产“家底”,在记录现状的同时,利用科技手段进行管理、保护和传承。
  “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张玉坤说,“通过科技手段保护好这些承载着中华文化精髓的古建筑遗产,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一想到这些,我们就感觉时间不够用。”
  实验室教师谭立峰一直从事传统聚落、明代海防军事聚落与防御体系的研究,他告诉记者:“我们在实验室工作的时间很少,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年逾花甲的张玉坤对30年前探访测绘“湘西吊脚楼”的经历记忆犹新:“我是学建筑设计的,一开始还认为吊脚楼不结实,建筑质量难以保证。后来通过实地勘测,忽然发现这些建在江水边、山腰上的建筑与自然环境浑然天成,而且与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实际紧密相关。从那时起,我开始理解建筑与环境、文化之间的关系,发现了传统建筑独特的美。”
  “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当年,为了测绘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十几位师生需要在当地驻扎一个月之久。“现在可能只需两个人,在几小时内就能完成。”张玉坤说,效率的提升借助的是科研“利器”——遥感测绘无人机。
  从航模到低震动无人直升机,再到遥感测绘无人机,现在他们口中的“小飞机”不仅可以为历史遗址、古建筑测绘进行航拍,还能获取可视的、潜在的、精确的多种数据信息并制作三维还原地图,堪称能够“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2014年,千年老村子绍兴胡卜村被划入大型水利工程钦寸水库的淹没区。得知这个老村子即将从地图上消失,实验室的师生们赶忙来到胡卜村记录、测绘。村子方圆百里,有五六百户人家,就是利用地面激光扫描设备也需要扫描数百个点位,而且因为有高大的古树遮挡,效果会大打折扣;若人工测量,数十人短时间内则根本无法完成。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李哲和另外一位同事利用遥感测绘无人机作业,结果在几个小时内,就圆满完成了全村所有房屋高度、屋顶、窗户位置等测绘工作。
  实验室另外一名青年教师何捷分别在天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学习工作多年,具有文理交叉学术背景。他巧妙地把地理信息系统应用在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上。在研究居庸关古代布防情况时,他们利用地理信息系统首先在地图上精确定位,再通过道路系统模拟,分析出古代烽传系统、驿路交通、物资运输及攻防态势。何捷说:“这样在进行实地测绘时,就能有效复原历史场景,寻找到更多更准确的历史空间和文化信息了。”据了解,将这一系统应用于人文学科领域在国内尚属首次。
  “‘假古董’装不下我们家园真正的精神价值”
  针对大型遗产,通过空中和地面技术结合,建立预防监测技术平台,对环境和遗产本体进行实时监测;针对无形遗产和濒危遗产,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复现、展示非遗技艺流程,并进行交互式体验……在国内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大多处于普通航拍和基础测绘阶段的情况下,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已凭借这些超前理念和科研“利器”迈入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先进行列。
  “中国的建筑遗产太多,只靠建筑院校师生进行人工测绘是远远不够的,能把皇家建筑都测一测就很不容易了,许多没有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又有价值的村落和其他古建筑,依靠技术手段作为替代办法来保留和传承不失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法。”李哲说,“其实,无论是皇家建筑还是乡野民居,在我们的眼中都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没有价值高低之分。”
  “自觉承担起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通过技术创新守护好建筑文化遗产,我们科技工作者应该大有可为!”张玉坤说,他见过太多地方草率拆掉古建筑甚至古城,然后再造一个“假古董”出来的情形。“大家都喜欢‘古董’,但买到‘假古董’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希望全社会都能把‘古建筑’也当成‘古董’一样珍惜。‘乡愁’不就是我们对自己熟悉的故土故乡自然而然的情感与爱恋吗?‘假古董’装不下我们家园真正的精神价值。”
【记者点评】忍得住寂寞 留得住“乡愁”
  新春佳节日渐临近,天津大学校园里冷清了许多,老师和学生们大多放假回家过年了。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文化部重点实验室的师生却没有走。实验室内,一排排高大的书柜前是一个个略显逼仄的“工位”。空着的“工位”挺多,实验室一名学生说,老师和同学们去内蒙古做古建筑测绘去了……
  他们做的是“高大上”的古代建筑文化传承保护,实际工作中却需要“能文能武”:看得进文献,画得了图纸,爬得上高塔,算得出数据。
  实验室所在的建筑学院二层有一个“文物建筑测绘研究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一幅幅手绘的古建筑测绘图纸堪比影像,生动记录了自20世纪40年代至今的70余年间,师生们参与的北京中轴线文物建筑实测、明清皇家建筑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测绘、文化遗产修缮保护工作等。
  这些工作通常都是孤独而寂寞的,没有聚光灯的照射,也没有鲜花和掌声。一个千年古村即将被新建的水库淹没,他们带着科研“利器”马不停蹄地赶过去。遥感无人机测绘、空地一体化信息采集、民风民俗调查记录……村民们从开始围观看热闹到后来表达不尽感激:“我们世代居住的村子虽然消失了,但你们却帮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记忆。”
  在实验室师生们看来,一张张图纸、一组组数据、一幅幅照片,这也是“乡愁”,这份“乡愁”是可以永远留住的……
  光明日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7-01/26/nw.D110000gmrb_20170126_2-05.htm
(编辑  靳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