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迎新】感悟天大之美——校长钟登华在天津大学2017级本科生、高职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2017-08-25 点击数:      

  

校长钟登华讲话

  亲爱的同学们、老师们、家长们:

  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天津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校师生员工,对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1985年的秋天,我像你们一样,第一次走进天津大学,看到湖水荡漾、树影婆娑的校园,感受到生机勃勃的气息,那一刻我深深地被这所学校的氛围所吸引。天津大学悠久深厚的历史、各具特色的建筑、海棠盛放的景色,一直深深打动着每一位天大人,是我们心中最美的地方!这两天在迎新现场,同学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天大的校园很大、很美”。此刻,我想对你们说,天津大学因为你们的到来将会变得更加美丽!

  今年,在你们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也收到了学校精心设计的“新生入学推荐书目”,不仅包括了《中国哲学简史》《平凡的世界》等六本书籍,还包括了三部影像作品,其中的一部是《航拍中国》。它描绘了航拍镜头下中国各地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你们来自“大美中国”的五湖四海,带着各自美好的梦想汇聚在美丽的天津大学。作为师长,在今天的开学典礼上,我想与你们共同感悟天大之美!

  天大之美,美在校园,希望你们以“建筑之美”领略“严谨之道”。美的建筑能够激发师生探求知识、追求卓越的激情。天大本身就蕴含着一股浩然盛大之美。这种美,弥漫在校园里,体现在建筑中,无处不在。卫津路校区中巍峨壮观的“第九教学楼”、北洋园校区中被誉为最美建筑的“郑东图书馆”以及两个校区中映着湖光的“大学生活动中心”,这些代表性建筑都会让人流连忘返。天大的建筑,不追求造型奇特、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无论是新校区还是老校区,校园规划都遵照中轴线建设铺排,整齐规范、简洁大方,经得起岁月的沉淀和洗礼。天大的建筑,从不以漂亮的颜色夺人眼球,找不到“炫丽”的色彩。卫津路校区的第一到第九教学楼,用的是红砖和“火头砖”建造,外面不加粉饰。60多年过去了,当外表光鲜的建筑韶光逝去的时候,这些建筑依旧如刚建成的样子,古朴厚重、稳如泰山。这种建筑之美蕴含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造就了天大人踏实做事、不慕虚荣、不尚浮华的品质。陶行知先生说,学生的职务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同学们,希望你们在浮躁的时事中保持本真,始终坚守初心,永葆本色!

  天大之美,美在育人,希望你们以“气质之美”塑造“发展之基”。天津大学如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它的美源于生机勃勃,它的美源于育人氛围。作为工科特色鲜明的大学,天大也散发着浓厚的人文气息。充满诗情画意的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不仅举办过中国木版年画珍品展、“科学与艺术双翼齐飞”中西大师的跨界对话等系列活动,更以它宽广的视野和人文精神,用一件件艺术品让大家切身体会到“挚爱真善美,关切天地人”的意境。大学是追求美的地方,美意味着人格的独立和完善。求学天大,你们将享受到贯通培养综合改革的成果,你们将感受“新工科”的魅力,你们还将融入“综合性、研究型、开放式、国际化”的氛围,在名家大师的指引下感受学术的魅力、收获思想的启迪,培养“家国情怀、全球视野、创新精神、实践能力”。“中国特色,世界一流”是学校的目标,同样也应成为你们的目标。同学们,希望你们培养良好的习惯,获得更加健全的人格、更加理性的思维、更加敏锐的洞察力、更加强健的体魄,以更多的善意和宽容开启你们美好的大学生活!

  天大之美,美在精神,希望你们以“文化之美”涵养“求是之魂”。精神是大学的灵魂,文化是大学的血脉。天津大学的前身北洋大学,诞生于甲午战败之际、民族危难之时,肩负着“兴学强国”的历史使命。在之后的办学历程中,一代代“北洋人”“天大人”不断丰富着“兴学强国”的精神内涵,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文化——“实事求是”的校训、“严谨治学”的校风和“爱国奉献”的传统。这一充分体现民族自觉、高度凝聚大学使命的天大精神,是我们生生不息、不断前行的强大力量!来到天大,你们将置身中国高等教育的源流,在122年的沃土中汲取兴学强国的滋养,读懂实事求是、严谨治学、爱国奉献的含义。从自主研发的水下滑翔机“海燕”击水前行,到为国产大飞机C919打造舒适的“呼吸系统”,再到“神工”技术开启人类历史上首次太空脑—机交互实验,“上天、入地、下海”无不体现天大人“要实地把中华改造”的精神追求。希望你们牢记兴学强国的使命,不断开阔自己的视野,不断提升人生的境界!

  同学们,来到天大,意味着与美同行。从校园风光、历史文化再到家国情怀,天大的美厚重包容、历久弥新,潜移默化地塑造着一代代天大人。未来几年,你们将与天大一路同行,共同成长。希望你们感悟天大之美,在求学天大中领略美,在勤奋修为中孕育美,在踏实笃行中塑造美,在这座美丽的校园里,度过你们美好的青春年华,实现你们伟大的人生理想!最后,祝同学们学习生活快乐!

  谢谢大家!

  (编辑 赵习钧 彭松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