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 聚焦天大 > 正文

冯骥才《俗世奇人》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8-08-12       

“找回读者,是我现在最美好的文学感觉”

冯骥才《俗世奇人》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本站讯(记者刘晓艳 通讯员杨扬)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今日公布,著名作家、画家、文化学者、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冯骥才先生的《俗世奇人》(足本)众望所归,荣获短篇小说奖。

获奖消息一公布,冯骥才先生就接到了好多朋友发来的祝贺短信,其中一条来自艾克拜尔·米吉提,而这位新疆作家,曾在1979年跟冯先生一起获得过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的前身)。这让冯骥才先生想起当时的感受:“那是我第一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是跟艾克贝尔·米吉提、贾大山和陈世旭一起,我们都才30多岁,很年轻,都感到很兴奋,觉得自己上了一个很高的新台阶,能获得更多人的注意,特别有成就感。”

如今,76岁的冯骥才先生获得鲁迅文学奖,跟年轻时的感受已经大不相同。他笑说,文学奖其实是属于年轻人的,他这个年纪获奖,一方面对他是一种鼓励和安慰,让他觉得“这老头还行,还能接着写”,另一方面感觉跟读者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近20多年来,我把自己生命的蛋糕几乎全都给了文化遗产保护,只零星地写了两三篇短篇小说,感觉跟读者远离了。直到2014年以后,随着年纪增大,下田野的时间少了,在书斋里的时间多了,才重新把小说拾起来。《俗世奇人》正是我返回文学后的第一本小说集,它让我找回了读者,又有了与读者心灵交流的感觉。而这是我现在最美好的文学感觉。”冯骥才先生说。

冯骥才先生认为,写作是一种精神生活,现在,他回到了这种精神生活中。

其实,20多年来投身文化遗产保护,冯骥才先生看似远离了文学,远离了读者,但文学一直在他心里,时不时就会冒出来。有时他在考察的路上,置身汽车里,心已经飞到了小说的世界,总有各种各样的灵感冒出来,可车一停,他就不得不奔赴民间文化的田野,刚刚冒头的文学灵感便消失无踪。然而冯骥才先生并不后悔,因为他总一直坚信,保护国家民族的文化,高于个人的创作。“况且,无形中我也积累了很多对于生活、文化、历史和民族精神情感的认识”,冯骥才先生说,“这些无形的积累,将来也一定会融入到我的文学里。”

鲁迅文学奖以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鲁迅先生命名,设立于1996年,其前身为“全国中短篇小说奖”等多个文学奖项。冯骥才先生曾四次获奖:

《雕花烟斗》荣获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啊!》荣获第一届(1977-1980)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神鞭》荣获第三届(1983-1984)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珍珠鸟》(散文集)荣获全国新时期优秀散文奖(1989年)。

(编辑 焦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