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瞭望周刊:从I到T 再到π——高校人才培养跨界行

      2019-11-04       

1FA0A

8月6日,参赛选手在第十八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机甲大师赛总决赛上调试机器人金宇摄 / 本刊

◇跨院系、跨专业、跨学科、跨学段、跨层次……高校人才培养念起“跨”字经

◇高校人才培养改革应当以小步快跑的节奏,在既有人才培养通道之外,开辟一条与其平行互通的新通道,让师生自主选择,在时间推移中实现人才培养转型


新华社讯(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刘苗苗 实习生 钟友迪)从教25年的刘宏伟,近两年明显感觉教学的分量越来越重。

刘宏伟现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教务处处长。他对《瞭望》新闻周刊说,“如果以我每年参会40次来计算,那么以往可能一年才有一次会跟教学有关,其他都是科研会;现在至少30次都是教学会,科研会也就不到10次。从参会人数看,若以100人计,以往教学会和科研会的参会人数可能基本持平;现在教学会动辄三四百人,科研会仍在百人左右。”

刘宏伟的切身感受折射出高校发展新变化——科研与教学的天平,正在建立新的平衡。

事实上,围绕提高教育教学改革、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教育部近年先后出台了“新时代高教40条”、“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等,以期推动高等教育回归育人本分与初心。

面对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要求,高校正在进行种种跨院系、跨专业、跨学科、跨学段、跨层次改革,以期跨过人才培养的沟沟坎坎,培养出时代需要的大批创新型、复合型高素质人才。

向“跨”而行

再过几个月,一辆名叫“小天”的无人驾驶小车,将变成会说话的汽车,载着师生在天津大学校园内穿梭——“小天”的大名叫无人驾驶汽车交叉研宄平台。

平台负责人、天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谢辉说,“交叉”是该平台的关键词,因为这一平台把本来几乎没有交集的多个学院的教授、工程师、研宄生、助教等凝聚在一起,铸成一个“大熔炉”,使所有人都能像烈火锤炼砂石一般彼此造就。“如此一来,产出科研成果、培养优秀人才,不过是水到渠成。”

据本刊记者了解,天津大学两位不同院系的教授就借助该平台,申请到国家自然术学基金重点项目。同时,多名学生经平台锻炼后,也开着“直通车”进入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高科技公司就业。

“小天”是当前高校人才培养新动向的个缩影:突破既有学科格局,让学生在跨界融合中成长为复合型、创新型高素质人才正在成为高校的共同追求。

从横向观察,不少高校己经开始打破学院、专业、学科的分界,支持学生跨院系、跨专业、跨学科学习。

以天津大学为例,该校搭建了10个交叉平台,这些平台一般实行项目式教学,所选项目基本都是对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真题”,因此,驱动学生学习的不是应付考卷,而是做出社会发展需要的“真东西”,学生的求知欲和创造力得到更多激发,责任意识也得到增强。

平台还具备很强的学科交叉性。如该校大型地震工程模拟研宄设施建设,就涉及水利工程、土木工程、船舶和海洋工程、力学等多个领域和学科。这样的研宄学习往往需要多个学院、学科的老师共同设计、讲授,不仅学生学习有了新鲜感,而且为学到最有用的东西,学生们一节课都不想错过,主动性大大提高。

从纵向观察些高校也在尝试打破本科和研宄生的分界,实践本硕博贯通培养,为学生跨学段、跨层次选课创造条件。

以天津师范大学为例,该校为培养卓越的中学教师,自2012年起试点“3+1+2”本硕一体化培养模式,把本科前三年成绩优异且乐教适教的“苗子”选拔出来,让其在大四就接受教育学硕士阶段的理论学习。“过去令师范院校头疼的教育实践时间不足的问题迎刃而解,师范院校培养教师的核竞争力重新凸显。”天津师范大学校长钟英华对记者说。

类似的实践不唯天津师范大学独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模式不仅增加了专业深度,还显著提高了本科学制的利用效率。复旦大学副校长徐雷解释说,长期以来高校为保证大四学生有足够的时间实习、找工作,会把大学课程压缩到前三年教完,大四几乎没有学业任务,但是随着读研学生日益增多,高校把研宄生课程向本校大四学生开放,为学生在研宄生阶段开展深度钻研和跨学科学习争取了时间。

一些高校纵向跨界的步子迈得更大——在本硕博贯通培养的基础上,尝试中学和本科的贯通培养。复旦大学从去年开始,就利用复旦附中每周两个半天的灵活排课时间,安排教师到复旦附中讲课,试图通过持续系统的输入,让学生提前感知大学的教学方式和育人理念。

徐雷说,当前基础教育仍然偏重“准确答案”式培养,而高等教育强调质疑、创新,两个教育阶段如何顺滑衔接还是问题。“我们希望通过大学教育理念下移的方式,弥合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衔接处的‘裂缝',让中学的人才更好地适应大学的教育。”

从I到T,再到π

突破既有学科格局培养人才,源自高校对当前人才培养形势的深刻洞察。

一方面,彼此独立的单一专业化人才培养难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刘宏伟说,目前高校主要采用西方工业化以来形成的人才培养模式,主要依托高校设置的各个专业和学院开展人才培养,强调精细化分工、专业化培养,这种被称为I字型的模式为我国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人才支撑作用,但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兴起,知识更新速度加快,岗位、技术的迭代速度也在加快,高校培养的一些专业人才已经严重滞后于产业发展,人才供需存在结构性矛盾。

近两年很多高校采取的“大类培养”改革,就是在扩展学科的广度上发力。此项改革从招生环节即实行大类招生,学生入校后前一两年实行大类培养,学校开的课程也以公共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为主,待到大三才进行专业细分,学生也在大三才接触专业核心课程。这种模式被业内称为 T 字型模式,它比I字型模式多了一横,代表更广博的通识基础。

另一方面,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急需大批创新型、复合型人才,这类人才不仅需要具备开阔的视野、深厚的学科基础,还需具备很强的交叉融合能力。

时下高校发生的向“跨”而行探索,就是在交叉融合和深度上的同时发力。刘宏伟把这种人才培养模式称为π字型模式。“它较I字型模式进一步发展了专业深度,较T字型模式多了一个竖弯钩,代表在主修专业之外发展更多交叉专业,为未来发展交叉融合能力创造条件。”刘宏伟说。

在刘宏伟看来,π字型模式培养出的人才,其发展后劲更大、创新能力、应变能力更强,与未来社会发展需要的创新型、复合型高素质人才要求高度契合,是未来人才培养的大趋势。

基于此,很多高校重新设计了人才培养方案,既考虑了学科知识的广度,又考虑了跨学科以及专业的纵深发展,形成了一种π字型的分层分类培养格局。其底层是大类培养,往上是专业培养和其他多样化发展模块,如创新创业、各类竞赛展演、辅修专业等。其中,专业培养方向还会设置高阶课程,引导人才向高精尖水平攀登。这样,人才培养就从过去的同质化转向多样化发展。

π字型也是高校适应高等教育普及化的现实需要。徐雷解释说,我国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届时大学生的数量和比例会显著增大,兴趣、志向也会多样化发展,高校必须充分考虑到这些现实变化,为学生发展提供多层多类的培养路径,让不同天赋、特长、志向的学生各得其所、各展其长。

“跨”字背后不轻松

对高校来说,这是一种系统性的调整。

从专业设置看,高校要主动适应新技术革命带来的产业变革,设置新兴专业,如人工智能、网络空间安全、新能源汽车等,这些专业将以较强的跨学科特点,为培养复合型、创新型人才提供支撑。

从课程内容看,高校既要搭建有利于跨学科人才培养的学科课程体系,又要搭建有利于专业人才深造的高阶课程体系。这意味着高校要对原有课程进行梳理、提炼、再造,并根据前沿成果开发新课程。这一过程中,有些课程将被淘汰、删减、拆分、整合,有些新兴课程则需要配套相应的跨学科平台加以支持。

从教学方式看,传统大班授课下的“老师讲学生听”也将面临挑战,甚至被小班授课、线上线下混合教学等模式取代。业内专家认为,随着慕课技术日益成熟,讲授知识类的课程将有条件通过慕课呈现,线下课堂则将主要采用启发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以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和创造力,引导其向学科的深处钻研、高处攀登。

不仅是这些“软件”需要调整,教室等硬件也需加紧改造。“‘一个投影、一个麦克风、一块幕布、一块黑板'式的标准化教室不利于师生互动,也不利于激发学生探索、发现,应当在教室增加更多液晶屏,以便学生讨论。”刘宏伟说。

面对这些调整,高校压力不小。

一方面,教学管理难度会呈指数级上升。徐雷说,在过去学院、专业严格分割管理的模式下,一个专业只需制定一套培养体系就行,实行跨专业、跨层级培养后,学校相当于要为每个学生准备一套个性化培训方案,学校教务管理的工作量剧增。

另一方面,学校用于教师培训、教室改造、课程研发、专业再造等方面的投入将进一步加大。刘宏伟以教室改造为例说,目前一间教室改造到位至少需要30万元,还只能在寒暑假施工,时间压力、资金压力都非常大。

高校教师的压力也不轻。徐雷说,今天的高校老师面对的都是互联网的原住民——“00后”学生,他们的成长过程老师并不熟悉,如果老师还用过去的方法教现在的学生,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未来。因此,教师不仅需要重新练就新的教学本领,还要部分舍弃曾经积累的教学经验、学科知识等。“你想想,一些老师在教学上已经投入了大半辈子的心血,重新换一套教学理念势必会让他们产生极大的不适感,可能从心理上就很难接受。”

莘莘学子也难轻松。刘宏伟说,高校增加人才培养的学科知识广度和深度后,学生的学习任务将明显加重,这一趋势目前己经初步显现,以他所在的哈尔滨工业大学为例,学生们就曾向教务处反映他们经常要学习到晚上十二点。“将来想舒舒服服读大学肯定是不行了。”刘宏伟说。

尽管方方面面压力陡增,但看到教学变活了、学生学习变主动了、人才质量变高了等积极效果,业内人士对本轮人才培养改革的信心和热情都很足。“这两年我几乎每星期都往外面跑,去听一些课程建设、学科建设、专业建设,甚至教材建设的新思路,或者跟同行坐在一起讨论未来怎么做。”刘宏伟说。

在徐雷看来,教育部的诸多措施,特别是《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已经为新一轮人才培养改革提供了方向和路径,现在的关键是高校层面如何通过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引导人才培养改革稳妥向前。“人才培养改革就像一辆行进的列车,我们不能让列车停下来、卸掉旧东西装上新东西,否则就容易陷入‘翻烧饼’的泥沼。”徐雷说,“稳妥的改革应当以小步快跑的节奏,在既有人才培养通道之外,开辟一条与其平行互通的新通道,让师生自主选择,在实践中推移中实现新陈代谢。”

新华社:http://xhpfmapi.zhongguowangshi.com/vh512/share/6598315?channel=weixinp&from=timeline

(编辑 焦德芳 王寒玉)